“不想上网课,老师变主播” 网课首日遭遇花式吐槽

来自安徽省天长市网友投稿   2020-02-13 20:32:25      热点速递  粉笔腔调  人物访谈  教育大数据  创业  图说  资料库 

本文由:幸运520编辑发布      阅读量: 516

导读:本文是来自安徽省天长市的网友投稿,由幸运520编辑发布关于“不想上网课,老师变主播” 网课首日遭遇花式吐槽的内容介绍

  原标题:“不想上网课,老师变主播”网课首日遭遇花式吐槽到底怎么了?

 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静 “眼睛真的受不了”、“有娃的真累啊”,2月11日,一位学生家长提供给经济观察网的截图中显示,班级微信群里多位家长对于近期学校采用“线上授课”响应教育部疫情期间中小学生“停课不停学”的方式叫苦不迭。

  2020年1月,为阻断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向校园蔓延,教育部下发通知要求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。1月29日,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各地教育部门为服务保障防控期间中小学校“停课不停教、不停学”做了大量工作。“不能面对面课堂上课,我们就搭建云课堂,让孩子们在家也能开展学习”。

  此后, 为做好疫情期间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召,包括湖北、广东、山西太原等各省(市、区)教育部门陆续下发通知,要求做好“在家上课”行动计划。

  一位河北省高一年级的学生告诉经济观察网,“上周已经收到学校延期开学但要线上授课的通知,每天早上7点就得起来,梳洗完毕后就开启摄像头,在老师的要求下监督打卡,开启一天的课程。

  “一般是上午3多小时的在线文化课“,下午两节,然后会安排相关考卷测试,晚上老师在微信进行答疑。不说上课效果,就是这种强度比平时上课也好不了多少”,上述高一年级学生说道。

  尽管学校已经要求老师在课间安排远眺和眼保健操时间,但是一连三天的课程上下来,还是让他感觉眼部干涩,非常吃力。“网络不像是课堂授课,可以较为专心,有时候听着听着就发呆、愣神”,上述高一年级学生表示,“我也不知道这几天到底听了什么,学了什么。“

  从面对面授课到切入网课模式,教育模式的突然改变除了让学生感到不适应外,同样也让老师感到无奈。

  一位合肥的语文老师对经济观察网表示,为了响应学校号召上好网课,自己已提前一周时间开始尝试各种教案,但在课程中依然避免不了很多细节的尴尬局面。“例如卡顿、掉线、直播过程中没有声音等。”

  “有时候上着上着课就没声了,屏幕定格,跟学生的交流也因此被迫中断。“按照上述语文老师估算,一小时的课程基本卡顿都在三次以上。

  对于社交媒体上一些调侃“老师成为主播”的段子,这位老师感到颇为无奈“都是特殊时期的安排,大家只能克服。”同时,他也认为这种在线的方式对于实际教学效果很难把握。

  “可以说,在线授课对教学是有一定价值,但弊处一样很明显。电子设备对学生的视力的伤害;年龄段不同,孩子的自控力、注意力能否保证和集中?中学生都不一定能适应高强度的在线学习,更何况是小学生。”

  另一方面,在线教学、网课出来已经有几年了,并不是新鲜东西。但一直作为课堂补充,是因为线上授课与面对面是不一样的,老师需要掌握的技巧也不同。“教与学是一个互动过程,老师不是一个只会念教案的机器,需要与孩子进行交流,随时提问了解掌握情况“,上述语文老师说道。

  2月10日是网课首日,尽管按照之前多个城市教育部门发布的寒暑假规划是在7天之后才正式迎来中小学生开学季,但仍有一些地区选择在这一天启动孩子在家上课的网上教学模式。面对突然变更的教学方式,家长和老师一些不适应的言论频频在社交媒体上发酵,登上了微博热搜。

  “从昨天早上7:50分签到、8点上课到晚上23:00才搞完作业。一位小学家长告诉经济观察网,“你不知道我们现在什么样,三个手机一台IPAD、一个笔记本、一台打印机,前后切换,昨天开课一整天累到要疯了”。

  按照这位家长孩子所在学校的安排,打卡需要在班级小管家完成,授课是在钉钉、视频通等平台,此外还要利用传统QQ群发布作业、上传微课视频等。多个平台的使用,也令包括她在内的家长头痛不已。

  “遭遇卡顿就不说了。想在8点准时上课,家长需要在6:40分就开始抢占电子教室房间。接着“体育视频打卡,早饭、开课、午饭、上课、下午5点钟结束,晚饭后还要在晚上0点前各科作业截止前打卡“,上述家长说道。

  对于学生、家长们的慌乱,英国杜伦大学教育专家wendy对经济观察网表示,在线互联网的授课方式一定会在孩子教育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只是这一次受到疫情影响,让原本缓慢的演化方式变成突然变化和增长,使得没有在线教育经验的一部分学校、老师、家长和孩子手忙脚乱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但她认为,互联网教育公司或者有在线教育经验的企业已经积累多年,摸索处新的教学模式,但让大量没有受过此中培训的老师立时适应这种方式,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。“在线教育从来都不是电视大学的翻版“,wendy说道。

  不想当主播、不像上网课,对在线教学的花式吐槽仍在继续。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看来,吐槽”背后的严肃问题——是当前在线教学存在错位。

  “一线教师不是都要当“主播”,他们的角色应该是在线互动辅导老师。很多学校要求教师去录课、直播,这是不必要的,用好国家云课堂、各地教育部门、在线教育机构开放的在线课程资源就可以了。老师没经过专业的培训,把平时上课的内容搬到网上,很难吸引学生,一些录制的网络课程是经过反复打磨,甚至后期编辑的。把平时没有上过直播课的教师一下子推到镜头前,出“洋相”是免不了的,这样的直播课也难有好的效果,熊丙奇说。

  “另一方面,对于学习效果而言,在线教学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要求更高,这就需要增加在线教学的互动性,教师的作用也就体现在这方面。也就是说,教师的主要角色是网络课程主讲教师的“助教”,与主讲教师组合为“双师”,提高在线教学的吸引力。”熊丙奇认为,同时也要发挥好家长的监督作用。

  受到疫情影响,不能上课的学生开始频频开启网上学习模式,在此期间多家教育平台开始推出线上课程。这个暑假,据经济观察网不完全统计,包括网易有道、钉钉、智学网、作业帮等均推出线上课程或直播平台应对在线学习的热潮。

  与此同时,突增的流量也让一部分平台在2月10日这天开始出现卡顿、运行不稳定的状况。2月10日上午9点44分,教育信息化应用工具提供商——希沃SEEWO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,今天早上8点全国各地学校集中开学,据报告今天线上上课人数超两亿,导致阿里、华为交互服务全面压力过载,现在全国直播平台计划因此原因导致暂时无法正常稳定运行。对于直播平台第一次有这种规模…….只能尽最大努力,尽快恢复直播服务运行。

  南华大学经济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欧阳爱辉认为,网络教学、网络课程的大量出现,符合当前信息化社会互联网飞速发展的需要。这次疫情的出现客观上给予网络教学发展创造了一定条件。但毕竟属于虚拟教学模式,与传统线下授课有较大差别,不可能取代传统教学,只能成为彼此的相互补充。

  同时,欧阳爱辉也提醒到,“网络教学中应创造更完善的技术服务方式,能够令学生更好地进行个性化、自主化、互助化学习。还应充分考虑老师、学生彼此隐私等个人信息保护。”

本文来自粉笔教育网,由粉笔教育网幸运520编辑人员上传,请勿转载!
本文网址:http://www.fenbiedu.cn/index/article/detail/id/18680.html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粉笔教育网系信息发布平台,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最新评论

山西省忻州市

可以了

河北省武安市

首页刘明,支持有深度的良心楼主

黑龙江省尚志市

顶贴支持

湖北省石首市

感谢楼主这段时间的分析和解答

福建省龙岩市

继续学习,一起验证

看了这篇文章的人还看了

分享